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原创】 西瓜和汽球和女儿的模糊往事  

2017-07-20 13:19:45|  分类: 《漂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记忆镇遗忘村村民
我的名字叫义,两把刀打来打去
我是最后迸溅出来的那一滴血,就是那个义字
这是命,我必须为刀口牺牲
我死的时候很骄傲
我想到一个义字倒下去,成千上万个义字站起来
我觉得我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我死了当然就不知道以后的事了
他们也这样想,他们开始说报失踪
失踪不需要赔钱
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可以不管
后来我的一个战友躲在角落里一直哭
他老说那一次有多么激烈
老说我死得多悲壮
最后他把雪花哭下来了。他们有点心虚
也许是悲壮这两个字起了点作用
结果他们封了个英雄

其实他们报失踪是对的。我没死掉
我爬回来了。虽然少了一条腿
我心痛那条腿,它被我丢在遥远的方向
它是爸妈给的
我对不起那条腿,更对不起爸妈
我每天不吃东西
他们在首都给我补偿了一套小四合院
院子就在广场旁边
我每天晚上去广场散步
仿佛看见广场上死去的伙伴,他们没我幸运
每次回到屋子,我抱紧另一条腿
生怕它在天亮之前被人抢走

我不喜欢首都。那是当官的和有钱人呆的地方
关键的是我少了一条腿
很多镜头面前,我上不了场
我开始到处跑。我在所有的地方拐来拐去
终于我在一个窑洞安了家
我的拐杖碰伤的女人就是我要的
我发过誓。我不能跟他们一样天天说话不算数
其实,我更喜欢那里的山形
和铺天盖地的黄土
我喜欢它们,因为它们充满力量
它们每天养着我又覆盖我

我不自卑。我的女人就是我丢掉的那条腿
她不仅漂亮,还温柔善良
像我的心,她对我也百般依赖
我们每天晚上一起干活,白天也一起干活
我们经常累得喘气,但高兴
我们高兴能在死之前相遇
而且在革命圣地

我们都喜欢这红色的气氛
好像就在毛主席身边工作。我喜欢毛体字
龙飞凤舞,我喜欢他的茶叶
家乡来的绿茶。他每次把茶叶都吃掉
他说他想念橘子洲头
还有一个人被丢在那里
他老找不到我出生那年在安徽农村的那张照片
后来照片找到了
他又找照片里的草帽
我说我明天给你买一个,他说好
后来没买

每天起来能看见升起的国旗,多好!
那旗子上也有我的血
我向他致敬!老婆看我一条腿没了
还站那么久。躲到一边哭
她也没有白哭,她哭出了很多古典的东西
毛主席给她递纸巾,十几张纸片
那都是没有发表过的东西
那是十七页死不瞑目的秘密

几乎所有人都说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
我的喜欢是真的。他们喜欢我的酒,我的进口香烟
我的车牌号。也有女孩说喜欢我
喜欢我的咖啡和可可
她甚至主动让我摸
让我摸她青春的胴体,散发出的现代化的气息
她也摸我,她摸我的外衣
摸我的银行卡
我们酒多乱性,我的外衣和她发生关系
两不相欠

我醒来的那天,是女儿十二岁生日
她像一个小演员。她只看我一眼就喊我爸爸
我激动了好久
但我心里明白这个女儿是模糊的后代
她不姓国,也不姓家
她是个叛逆的种。但我还是特别喜欢她
我喜欢她看我的眼神,藏着凶相
她每天喊我爸爸

有一个晚上我发誓不喝酒。我想跟女儿说话
她是我前世的情人
肯定还有许多没有说完的话
我们在和谐的气氛里打闹了很久
我们玩游戏,打哑谜
我们都很高兴
后来我们密谋。她还咬了我一口
我们从来没有这样不知廉耻

这个晚上等很久才等女儿睡下
我们住在同一个窑洞里
女儿十二岁了,心思越来越多
我们考虑给女儿买一张床
便宜一点的那款,马云定的价
二百五,挺好的
你说。妈妈明天的住院费还差三千二百元
政府报销的那部分我都去掉了
还差三千二。我笑笑
三千二好,比二百五好听

又说到女儿的学校说要预收下半年学费
三千多。我说老婆没事
明天我去再想办法
其实她知道我根本没有办法了
以前都是这样子。我一条腿在街上拐来拐去
请他们喝酒
一提钱
他们都说要上洗手间
我每次都是在他们尿急的状况下
拐着一条腿回来

我和我的女人抱头痛哭
我红色的女人,黑色的女人,蓝色的女人
温柔似水的女人。我今夜才觉得你更加可爱
我抱着你。喊宝贝喊了好久
我要你要了好久
我们接着抱头痛哭
我们把月亮哭成了一把弯刀

早上他们在我们的枕头上发现两个西瓜
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法医用漂亮的刀子先切开你,血红血红的
他说,熟了。
法医给你定了价,两毛钱一斤
许多人掏钱把你抢走了
我想象得到他们舔舐你的场景
可我不能抱你回来
我只能在心里说,老婆对不起
这是我平生第二次说对不起

轮到我了,法医熟练地夹着刀片
很酷的姿势,他的指甲很漂亮
像当年意气风发的我。我喜欢被他打开
法医切开了我的全部
半生不熟。法医吓了一跳
他从我的脑袋里切出隔壁老李
还有下隔壁老王的影子

一班人准备我们的丧事,追悼会,骨灰盒,挽联什么的
唢呐吹吹打打,很热闹
正常的仪式都这个样子。我觉得还行
再说我现在根本没有话语权
我只是一个半生不熟的西瓜
西瓜看见一堆人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又围在一起

他们最后决定把我扛到街上去卖掉
虽然不熟,凭死者生前的面子
好歹应该卖掉
这是英雄老张的瓜
他们打出口号。果然我被他们卖掉了
按一毛四分钱每斤算的
我有点伤心。老婆,我永远追不上你
我到死都没追上你
你值两毛,我就一毛四
老婆,我惭愧

他们准备把剩下的钱交给妈妈
这好歹也算是我们的遗产
妈妈是合法接受人
因为女儿还未成年,虽然前几天你说女儿那个来了
可能早熟,她法定年龄还不够
虽然女儿是我们最痛的部分,是孽种
但她喊我爸爸,喊你妈妈
就够了。这是一段模糊的历史
让它跟我们一起烂在土里

故事结尾有点意外
他们回到窑洞发现妈妈因为悲伤过度而死
她到死还睁着眼睛
我们的女儿
月经刚刚来潮的女儿
我最隐秘的女儿,我上辈子的小情人
居然还在灵棚前面玩汽球
跟送花圈的客人
眉来眼去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