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漂泊的缘 [原创]  

2009-04-23 14:11:21|  分类: 《隐秘的河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札记

 

       天气开始晦暗下来。
       我在办公室搬书,老听见车窗上的风和车轮碾过钢轨的声音。一个世纪都过完了,时光真快!所有的人都忙着回家。
       我不想去任何地方,只想一点一点地坚持,一个人悄悄地过。我一边等信,一边想象你重新到来的日子。阳光一寸一寸地照耀过来,我的生命被逼进最后的角落。
       我发觉活着其实很简单。写字,画画,和熟人吹牛,日子也就打发了。有时看见你从洁净的水面上悄无声息地走过,一直走进我敞开的胸怀,像一把精致的刀子。有时你不在,我在梦里老找不到旅馆,就跟路人一个一个地打听,一条街,又一条街。
       我在黑黑的墙壁上,摸索到你温暖过的地方,像昨天太阳留下的吻痕。
       我写诗,全是些废话。从尘土里挖出来的文字,配不上你。
       时光飞快,飞快。你走的那天,雨真大!后来天晴了。你没有回头,你再也不用担心我像影子一样跟着走。我把自己留在高处,你就看不清了,也听不见我的脚步在楼梯间单调的回响。
       谁知道,千山万水之间,仍然有一根细线,把我的生命和你的连在一起?只要你记起,我就会浮现,你忘却时,我会消失。
       这世界曾经为一个人辉煌,却不会为一个人凋谢。
       饱经沧桑,我不再年轻。没有人能读懂我的眼神。我的火焰已经烧毁了许多虚假的装饰,即将露出最后的残垣断壁。心的墟上,所有的事物都真实可见。
       我的固执、自私和狂妄。
       当梵高滴血的耳朵飞翔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听见麦地里的枪声?
       毕加索真的走进那堵白色墙壁了吗?
       没有谁能完整地走出一团荆棘,那些俗人的势利眼光和哲人的夸夸其说。柏林墙拆除后,两边的风景会不会更加灿烂?
       欣赏,是风景存在的唯一意义。美丽过,已经足够。
       我又静静地回到自己。幽暗的画布上,那个美国女孩正神秘地微笑着。
       没有人能强迫我,我有自己的准则,真实地活着。上帝早已暗示过的那一切,总会到来。旋转,漂浮或沉落,根本不在于怎么做,而在于别人怎么去理喻。深层的歌每夜都唱响,或隐约回顾,像马跑过草原的声音,然后是晶莹的雪一片一片地飘。
      童话,温暖的希望。卖火柴的小女孩最后看见的天堂,是她自己的心。
      岁月留不住的感觉,一天比一天沉重。孩子们在阳光下渐渐成长起来,天空慢慢变矮。
      我知道我们最终能得到什么。
      一生的疼痛,只能换来一块石头。
                                                                                                               1998,12,31.广州

 

                                                                    漂泊的缘 [书信节选]

 

        。。。在广州似乎很久,也似乎没有经历过冬季。心情浮躁,像夏季漫长的炎热。好希望有一场雨,猛烈地冲洗一下灰蒙蒙的心思。有时,我又格外地怀念童年时代的雪天,那时好像比现在寒冷,空气永远是清冽冽的,也没有如今这般混浊。我们去破冰吧,或者打一场雪仗,小手冻得都发紫了,浑身却热乎乎的。
        很多年,我经历过北国的冰天雪地,大西北的漫漫风沙和高原稀薄的空气。命书上曾经断言我“东北利,忌西行”,那么南方呢?我梦寐以求更远的地方,一时却又无法抵达。我只能在这片荒芜的开阔地左右奔突,处处是坚硬的墙壁。其实最高不可攀、坚不可摧的是内心的城墙。因为我深深在意,也就注定了永远难以逾越和摧毁。《新爱络绮丝》故事很凄美,但如果女主人公最后不死去,可能就不再美了。我放弃的时候,内心很苦,这种自我折戈却维护了另一份美丽。我已很少听见故乡的消息,但我知道另一份苦恼和无奈,源自一处的悲哀,让心附累太多,还有本很亲近的人事,大家一样地被折腾得哭笑不得。这也是我暂时无法面对的理由。我们在彼此的祝福声中,默默地行走,又彼此增加负担。
        那些走过的日子永远也无法返回,也无法忘却。天知道那些时候,我想了些什么?也许,很大程度上的真实感受,冲淡了我对所有后果的思考。但在别人的眼里,一切都变了,这神圣被玷污了,我们只能转过身去暗自神伤。我答应她不再陷得更深,趁着还能够,分手,而且要活得很好。痛苦被深化,人又怎么能“活得更洒脱,明丽”?但我还是骗她,我说“你放心,我会活得更好!”
       现在,大家不都很好吗?暴风雨之后的大地是沉寂的,谁听见折断的小草在泥泞和浊流中的哭泣?放弃真实的瞬间,我明白了,这种永恒的虚无。。。我走在更大的虚空中,重新设计另一种人生,不为今生,只为来世。
       也许,从放弃的瞬间,我已变得不再是我。她也是。我们都将以另一种方式去活。
        。。。。。。
       逐日的忘却和堕落。风筝在空中,影子在地上。内心深处的东西如歌如梦,总经不起悠悠流逝的年华。
       流浪的人在天涯。
       我正以自己从前鄙夷的方式活着。这些小小的细节,像无数颗错误的珠子,串缀起来的人生是另一种假象。胜利是暂时的,胜利永远都是相对的。
       南方的夏季漫长又无聊,怅然中的沉寂。那个白玉兰花开的春天早已不属于我。印象中的春天伤感而且美丽。又记起《青鸟》的故事,我们本来都有自己的花园,自己的鸽子,我们走过一些弯路再回到原地,才真正学会了珍惜和重新认知。
       昆虫们在一根细细的光线上小心地、执著地爬行。。。许久,许久。之后,昆虫会老累,而线不会断,它只会从一端的黑暗无尽地延伸到另一端黑暗,初生与毁灭,我们只是瞬间。
       偶尔整理起当年的书信和日记,浸渍了太多的悲伤。隔着长长的距离,生命与生命之间,心灵与心灵之间,就像故乡原野中纵纵横横的阡陌,相交、平行或相离,永远不会改变。生命是孤独存在的个体,生命之间呼唤和应答的语言,在于彼此所立的高度和真正理解的程度。
       我想象不出登高望远时内心的酸楚和感动,我始终不放弃攀登。曾经真切地守侯和渴望,那答答而来的蹄声,逶迤纷扬的尘烟。。。而我也始终面临四方空谷。
       相识相知是偶然,分手却是必然。许多时候我看见秋风中最后的叶子,我不再伤感。惆怅也没有。我只想说,我的心是纯的、真的、美的,但我不知道,我伸出的手又如何才能收回?
       我们在各自不同的位置上设置陷阱,努力和希望,有时又坠入别人的陷阱。其实人生中犯一次美丽的错误,也值,不管你付出多少,失去多少,你会得到一些真正超越尘世的情感体验。那时,彼此都是幸福的,互相依托,全身心投入,像合作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玲珑又脆弱。原始的过程和非理性的冲撞,以及最终的结局,都会存进记忆,在纸上,在生命中,只是等我们再回首的时候,天就黑了,周围是陌生的宛若星辰的灯火。
       寄上的诗稿,系春节的孤独中生发的文字。只是情感在空气中折射之后,就无法保留最初的样子。
                                                                                                                                 

                                                                                                                                 1998,12,广州

                                                                无尘的花朵(评论段落)

 

      “。。。任何能通向精神领域的感情必然是纤细的,绝对该远离俗气,或者说远离世俗中的风风雨雨。而精神之花或许只会像昙花,只有瞬间的美丽,且只能开放在无人的幽暗的夜,也许因为短暂,人们才会永久地怀念。”
这是小雅对人的精神情感一段精辟的见解,准确地说,是小雅作品《心灵之约》男主人公陶醉的心灵独白。大凡生活在现世中的人们,爱过的或即将去爱的人们,他们在内心或多或少地保留有一块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情感自留地,那地面上生长着圣洁的草,开放着无尘的花朵,这花朵也许如陶醉所言像昙花一现吧,但它却回永远地扎根你的记忆深处,因为短暂才永恒,因为得不到才显得崇高,无尘的花朵,在现世中找不到生长开放的土地,它只能寻一方心灵的净土。陶醉在一个“美丽的偶然”中与出尘相遇,一步一步的幻想,千回百转地编织,终于没有形成世俗的故事,而走向最后的必然的无望与失落。不管他内心如何伤感、哭泣和呼唤,另一个心灵听不见,也感觉不到。这种无法偿付的爱情,远远地超脱了尘世的羁绊,只在梦中天马行空,再坚强的男人,也许会与陶醉一样要“脆弱”一回。所以陶醉企图从伟人传记中找到答案,他得到的却是“那些伟人也必然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他无法确定世俗与冠冕——“扎根脚下的土地有意义还是拥有更大的天空有价值呢?”谁更接近真理?他想到树。这里的树已是一种宗教的象征。他想到山上走一回,而且希望有一个人陪自己去,。这个人是谁?是陶醉和出尘之外的又一个美丽的幻影,引子和尾声中呼应而出的“我”。人生之中布满了种种情节,或者许诺,或者承诺,能兑现的并不多,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灵中的“那片山坡”,山坡留给谁?这是《心灵之约》中“我”无法猜到的,也是我们所有读者想要问却又无法得知的结果。
      “出尘是遥远而虚妄”的,是一个影子,这影子并不直接地介入陶醉的日常生活,却又无时不在,无地不有,这种空无的爱恋,是一朵精神上的花朵。花朵是芬芳的,美丽的,或许还挂有晶亮的朝露,但这花朵不属于真正的生活,也注定了陶醉只能“静静错过”。
        。。。。。。同样的一种情感,在寒剑的作品《谁约来世》中变得更直接,更坦白,更让人心灵震撼。作者几乎不避讳地直接呼出“爱你。这就是一切。这爱酷热地压在我的胸口,强大如永恒,庄严如死亡。。。。”既然爱过,既然爱了,就不在乎尘世中的一切,就不悔和无怨,就让“我”为你最后美丽一次。这爱是炽热的,孤寂的,像“一棵痴心的树”,千百年后,仍要站在路口,“守侯你归家的路”,即使没有今生,还要再约来世,还希望“再次与你结识在风雨中”。。。
       无尘的花朵,只在天堂才会生长和开放,世俗的尘土容纳不了它!即使两个心灵已有了默契有了承诺,毕竟难敌现世生活的八面来风,注定最后要“看见你穿着美丽的衣裙被风吹走。。。”只剩下苦难的恋情“渐入清风冷月的深处”。
       这种宛若游丝的真实情感,因为它源自灵魂的深处,所以它又极强烈地摇动一个人现世生活的基础,甚至导引出一幕又一幕的人间悲剧。陶醉是对的,他最后可以“下山”和“回家”,可以再约另一位女孩。寒剑也许不能。他真的不肯放弃,就注定了他要备受更长时间的煎熬,他心灵中的那片山坡,只留给一个人,这个人走了,他就只能留给上帝。
                                                                                                                                         1999,6,广州

                                                               《红云》读后(评论段落)

 

       读过小雅的散文《红云》,我不禁要记起鲁迅先生笔下的闰土,在深深的苦难中麻木的灵魂。。。我们伸手触摸到的是什么?悲哀得贴合实际的人生,构成了滚滚红尘、大千世界的“这一个”。
       描述的手法是现实的,而且冷峻。凡亲历过故乡村人生活的人,或许能够按号入座地找到“这一个”。红云的悲哀主要表现在她的逆来顺受(曾经许多人把这看作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类似阿Q的精神胜利法,那种几近痴愚的自尊心和围绕它展开的人生中的许多细节,包括一言一行,一笑一泣,让人想笑却笑不出来。
      故乡的泥土是凝重的,让人背负不起,又抛却不掉。像红云这样忘记“许许多多的屈辱和痛苦”不存在历史包袱、又“容易满足”的女人太多了。人性的呆化,灵魂的麻木,观念的扭曲,形成故乡貌似繁荣的哦表面浓重的阴影。红云——“浑人”的悲剧人生,会不会给我们一些更深远的启示呢?
       鲁迅先生当年对麻木国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们却几乎无法去哀去怒,因为我们每天都活在这麻木的群体之间,我们的清醒,事实上又导致另一种意义上的悲剧:不被理解,或遭周围排斥。
      人生的悲哀源自人的内心,“哀莫大于心死”,所以最后我想问,《红云》的作者在孤灯陋几下一字一句写这篇散文时,内心是怎样的感受,是一丝颤栗,还是一份感慨?
                                                                                                                                         1999,8,广州

                                                                       藏月楼夜话

 

       今夜,广州在下着毛毛雨,没有月亮。四周楼群上的灯火照不亮我幽暗的思绪。我站在六楼阳台上的侧影没有人看见。烟火在黑暗中闪忽。广州的夜是热闹的,车声,人声,歌声,似乎从未间断过。而此刻,这些热闹似乎与我无关,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自己的安息日。
       我的心在远方,如我最初和最终的梦。
       多年的漂泊,除了身心有点累的感觉,好像也没有别的。画画吧,写字吧,反正做狗就得汪汪叫。记忆中的一些伤口,只要你不碰,也就不会疼痛。
       今夜我的的心是宁静的。孤单也是一种宁静。疯狂的日子走远时,我才知道我什么都不能留住。
       上午,小雅打我的电话,又一次谈到《进取》,不由想起上次他在信中对我近乎犀利的言辞。之于《进取》,我自知背负的太多太多。我不知道我能否再找回当初的感觉或其他?
      《进取》自问世以来,已走过十六、七个风风雨雨的岁月。它在世纪的沧桑中成长,经历无数心灵的磨砺,倾吐和聆听,或许该成熟了。人生中有几个十六、七年?尤其多梦季节,总是显得迅疾。
        我也无法背负太久太久。

                                                                            石头释义


     《进取》这块园地,人来,人往。
        流动的情感和人生。
        时间的浪,把你带向远海,留下沉甸甸的石头,冰冷的或滚烫的石头:Rocky,它们在无数次被冲刷敲击之后,浑身写满了水的印痕。
        我走向远方。
        我的心笨重地留在原地,留在这片花香和稻香的原野。
        在梦中,我还唱着教我长大,教我做人的祖辈的歌谣。

 

                                                                        流瓶的杂文


        小雅从三千多里外寄到的《进取》,带着浓浓的油墨香味,与南国混浊的商气相比,它是一掬源自高山的清泉。
        35、36、37三期连续刊有流瓶的三篇杂文:《冷眼》、《旁观》、《看热闹》,读后令人叫绝:它们是另一片锐气丛生的石头。
       流瓶的文笔练达,锋利,无论小节大事,古往今来,随手所掂皆成文章,忧思中透出乐观,尖刻时又不乏幽默。只是有些句、段尚不够精炼,如果再惜墨点,挤掉些许水分,行文可能会更加看好。
       还有一点不懂:为何要“冷眼旁观看热闹”呢?谁能永久地活在当局之外?要寻求真谛和本质,要练成大手笔,除了潜入生活深层,经历苦难、穿越沧桑之外,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流瓶,漂流的心,海也是你的家。
       ——沉进去是石头,腾起来是浪涌!

 

                                                                      鹏飞的诗


       人生中总有一些未曾谋面的朋友。
       鹏飞的诗歌从近期《进取》中头角崭露。一颗年轻多思诗质的心,为园林添置了另一个景点。
       我最欣赏的作品是他刊在37期上的《秋天——写给[进取]》。我想他是理解《进取》和进取人了。仅从诗角上看,《秋天》一挣作者曾经纤细的情感句章,显示出一种悲壮的大气:“我看见逃亡的大军/从一页荒凉的稿纸开始/。。。而谁是另外的一只?/。。。”《进取》以及进取人总是要以“例外的”方式生活?
       他写道:“最先凋落必定是最鲜艳的一枚/花或者叶/”,这既是自然和生命的规律,也是作者平息内心风暴对人生真谛的一种探求与新的认知,“只为一次灿烂的开放/”就让文字和羽毛纷飞,就让这例外的一只“悲壮留守”原地吧!
       作为诗者,鹏飞是细腻又敏捷的,这在一个远离诗境的尘世,显得孤独而凄美,这颗脆弱又剔透的诗心在茫茫风尘中究竟能执守多久?诗情、诗心不能代替你的生活,但能为你一生的欢乐与忧伤奉献无数璀璨的花环。如果你真的选择了诗歌,你将背起这副沉重又迷人的十字架踏上远路。


                                                                    小雅和他的村人笔记


       很长时间,小雅沉溺于他的缠绵故事和“精神之恋”中。
       浪漫主义的“春天故事”影映出作者敏感而脆弱的心,这颗心在生活中无处寄生,我听见他在落寞的灯下叹息。
       几曾何时,小雅的笔锋一转关注起身边平实的人事?
       红云、巧儿,还有旺财。“这一个”、“那一个”,他们活着,快乐或忧伤地活着。愚昧和势利构成村人沉重的底影,作者甚至可以不加饰改,就可以将他的主人公逐一地临摹出来。他们的复合性格在人生的魔方中展示出各自不同的悲哀。
       悲剧性的人物,活在平淡之中。
       如果说小雅已经步入成年期:现实主义,他的作品却又多了一些自然主义的痕迹。
       简单——哪怕复杂的临摹他人人生,也许能产生几件不错的“艺术品”,但真正的艺术源于创造。创造是将粗糙的原料反复加工制作的过程,在艺术创作上,没有捷径可走。
       村人笔记取向很好,它令我想起曾经读过的《百谱图》,还有贾平凹的“商州系列”。假如小雅真的可以锤炼自己的创作技巧,提升作品的主题高度,他的村人笔记完全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人物百谱图或“乡村系列”。


                                                         荒唐的河马及最后留守的将士


       河马的荒唐在于他的心不在尘世,不在今生——而每天还要像我们一样地活着,经受七情六欲。
       没有多少人欣赏冷热病的积雪孤峰,或烈火废墟,所以他注定了孤独。
       读过近期《进取》的朋友,或许可以认肯他字句篇章中流露的所谓真情,和相对精彩的哲思,但谁能相信他的痴狂能在现世的到广泛认可?
       冰冷的热情?
       ——他令人想起89年撞车自杀的海子和93年杀妻自缢的顾城。疯子或魔鬼,一个“心被掏空”了的人。
       所有的,所有留守驻地的将士,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你们每天走在坚实的大地上,呼吸清晨和夜晚芬芳的空气,你们活在自己的真实和爱与被爱的温馨里,你们工作和创造,创造出《进取》篇章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才是真正地活着。
      鹏飞说:“继续地出走加深了秋天的寒意/。。。”不错,谁又能回到昨天,回到原地呢?除非你一开始就树一样扎根沃土驻留家园。
      我们的家园,在沧桑尽头遥远又遥远的内心。,
                                                                                                                                    2000,5,25.夜广州


 [附言]:
        哦,我的土地,我的天空,总有一天,我的喜怒哀乐会凝滞在你暮年的记忆里。总有一天,我的发黑的语言会被时间的铁锹掘起,重新在风中摇响风铃般的清脆。    

                                                                                                                                       2000,6,21.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