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原创] 分手情人节(08)  

2007-01-18 12:44:57|  分类: 《欲望的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下午,白君如去实验室,辅导老师告诉她,她的声霸卡编程部份在五月份要投入项目试验,比计划提前了两个月。害得她连忙又折回宿舍啃资料。主要是涉及到扩展内存的使用等方面知识,她比较生疏,因此一时觉得难度好大。

晚饭后,王震打通宿舍电话,白君如想了一下,还是接了。

“我想跟你好好谈谈,行么?”

……现在不行。等忙完这几天,我们再约时间。”

见王震在那头没有吭声,白君如也就匆匆忙忙地收了线。

想起师兄以前好像专门编过一个处理扩展内存的C语言函数库,借来用用应当没问题,她就拨通了师兄的手机。

三天后的黄昏,她终于完全忙完了手边的事。本想约王震谈谈,却意外的在南门的学术交流中心遇到他。

两人顺着校园的围墙,往西门方向,边走边说着话。

“想好了没?”王震问。

……”白君如一时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自从正月初四见到张帆后,她就深深地陷进了感情的旋涡。但她又无法开口说出自己和张帆的事。面对王震那双无辜的眼睛,她没有勇气说“分手”之类的话。

“我为我父亲的事情,对你表示道歉!”王震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的样子。

 “你父亲?他只是多收了五毛钱,并没什么,我太小题大作了。再说,坐过他的车,也是难得的缘份,真是凑巧,是不是?”白君如似乎原谅了他的父亲,语气也显得比较温和。

“是啊!可惜我爸一点也不记得了。我没敢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不然他不知道后悔成什么样子呢!”

风暴暂时过去了。可是,白君如清楚的知道,在这貌似平静的水面下,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潜流。这潜流已经将自己与王震隔开,并且会将自己推向一个没有退路的死角。

她必须面对最艰难的一课,或迟或早。

信寄走了五天,白君如开始想象。张帆看到信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是高兴还是犯难?经过几天的冷却,白君如似乎渐渐恢复了理智,重新学会了思考。

他也许是在小心地拒绝自己?他不相信我会真的爱他?至少不会长久而深刻地爱他?

我还爱王震吗?如果不爱,为什么又没有勇气对他说明一切?难道我同时爱着他们两个?多么荒唐,又多么真实的感受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伟大而浪漫的爱情?

白君如痛苦而又绝望地在王震与张帆之间俳徊。华珊在信中的忠告,一次一次回响在耳边,让她心惊胆战。她不断地,悄悄地问自己:我会和张帆结婚吗?那么,王震呢?我会和王震结婚吗?为什么爱情与婚姻这么密不可分,却又如此矛盾重重?是不是真像他们说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一周后,白君如从实验室回到宿舍,小安说有她的信。她心底一阵狂喜,突然又觉得害怕。她不知道究竟是谁把自己变成这样的六神无主。

走到桌边一看,原来是爸爸写来的。

她有点失望。

爸爸在信中说:你们刚开学一走,我就陪你妈妈去医院看她的腿,她寒假就说腿疼,没想到,后来越疼越厉害了。到医院一看,医生说是腰间盘突出,需要开刀。我请了一个月假,去医院照顾你妈妈。家里请外婆来看了一个月,没敢告诉你们,怕你们着急。昨天,你妈妈出院了,才让我给你们写了这封信。……

怔怔地,白君如半天没出声,心里感到酸酸的。

爸爸在信中,还流露出一种悲凉的心境。说现在他们都还不老,可以互相照顾。要是将来他们都老了,你和白林又都在外地工作,可怎么办呢。或许,到那时候,你们可以带我们出去。但在城里,我们哪能呆得住,呆得惯?……

此刻,白君如想,我是不是应该回去,回到父母身边工作?

闪念之间,她又想到张帆。想到如果自己真的回去做了老师,从此放弃一切梦想,真的脚踏实地做个平凡人,那样,是不是可以真的嫁给张帆呢?这种归属不也挺好么?

四月中旬要进行复试。白君如考虑再三,还是参加了,虽然只是走走过场。自己的程序也编好了,辅导老师一行人去了北京,底下要做的只是把论文写出来,以及敲敲打打的工作。

班级里,大家都在谈论毕业之类的话题。

五一那几天空闲,白君如决定回家一趟,看看母亲,同时也为张帆一直没回信担心。王震提议和她一起回家看看,她感到有些诧异,一时也猜不透他的用意,还是婉言谢绝了。

母亲恢复得很好。她也很放心。在家闲了两天,想起张帆来。

她决定冒个险,到他任教的中学去看他。

那儿离她的家并不远,骑车也就半个小时。

上午十一点,白君如来到学校。正好是第三节课下课,操场上的孩子们很闹。在语文教研室门口,她看见一位年轻的女教师,就很客气地上前问道:“请问,张帆,张老师在几号房间?”

女老师笑了,说:“你不知道他五一结婚?还没来上班呢!你是他同学?”白君如点点头,说:“是的。这人真是,结婚也不通知一声……”。

她转身离开。

操场上依然很闹很吵,墙边的一畦油菜,在她眼前模糊成一片灿烂的金黄。

推着车,好不容易出了校门。

她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瞬间,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