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原创] 分手情人节(07)  

2007-01-16 16:09:20|  分类: 《欲望的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小心翼翼地叠好华珊的信,小心翼翼地剪开张帆的信口。白君如的手,竟不自禁地有些颤抖。朴素的双格信纸很扼要地叠在一起,一共有三页。

展开信,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姓名的全称,下一行是郑重的“你好!”。他的字体流畅而圆润,给人一种整洁、成熟的感觉。

白君如闭上眼,再睁开,然后慢慢读下来: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信,一定会问我为什么。收到你的信时,心情很激动,想想这是你给我的第四封信了。我当时就想回信,坐下来,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头(我已经很久没写过信了)。拖了这么些天,你的影子还是挥之不去。我想你也一定很心焦,一定在等我的解释和告白。”

“今天的阳光如此明媚,我想起你的笑靥。于是坐在这里,强迫自己给你写一封完整的信。首先我要向你道歉,因为我的失约。虽然不是故意的,也难免要花言巧语地向你解释:初六那天,我并不是出去玩了,而是在家里养伤。我后来让家人骗你,也是迫不得已,是怕你难过和担心。那个晚上送你回家后,在回来的路上,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连人带车栽进了水沟里……

“初四那天,我是第一次喝白酒,真的。我平时是烟酒不沾的。那天着实为见到你们高兴,也喝了两杯,没想到……到现在,我的右边嘴角,还留有一块一寸长的疤痕。你下次回来要是碰见我,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你说初九上午,你好像在车站送行的人流中,看见我了,那可能是幻觉吧?不管怎样,我为自己让你误解感到难过,并向你真诚地道歉。”

“听你们谈话,我感觉自己已经落伍了。真的,你们讲的许多有关电脑计算机的东西,我都是一窍不通,好些名词都是第一次听说。我真的替你们高兴,因为你们将来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了。同时又为自己悲哀,因为,我当初并不是没有机会,却是被我浪费了,如今也只能是空叹隔着这样的鸿沟。我会衷心地为你们喝彩加油!希望你能在学业上更上一层楼,也为我们的母校争光!”

“工作了几年,自己也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习惯了这里的人和事,习惯这儿的景色风俗。虽是井底之蛙,却也自得其乐。没事时,到同学家跑跑,大家一起搓搓麻将,说说笑笑的,也很快乐。现在教师的工资也还可以,虽然乡里每月总要欠一些,不过和一般人比,已经不错了。再说,我也不羡慕富贵堂皇的生活,恬淡如水的日子,反而让我觉得愉悦和宁静。”

“说这些,真怕让你见笑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学业上那么有成就,我却这样胸无大志。我也很想你,真的,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深刻持久地思念过一个人。多少次,我逼迫自己忘掉你,可是又怎么可能?一个恍惚,你的眼睛,你的笑容,你的声音,就又出现在我眼前耳边。你对于我,一直是可遇不可求,可望不可及的。我只能远远的注视你,默默地祝福你:快乐平安。”

“有时又想,忘不了你,何尝不是我的幸福?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和回忆,恰恰也是一种享受。认识你,是缘分,得不到却是必然。从一开始,你就是我心中最美丽,最聪明,最善良的女孩,象个女神。而我只是在你光环之外的一介凡夫。常想,如果我在今天你的位置,你是我的话,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去追求你,照顾你,疼你,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也想你,真的想。有时怕自己发疯。

底下是他的落款。

白君如脑子里空茫茫的,又将信读了两遍,仍然是他的“想你”在脑海盘旋飞舞……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见其它的色彩,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事物。

细细地将张帆的信一读再读,读到他引用自己说他的“花言巧语”和“怕自己发疯”的话,眼睛忽然就湿了。她的心口掠过一阵阵酸楚的疼痛,为张帆所忍受的煎熬,也为自己这一段日子的苦苦等待,猜测,疑惑和挣扎。

是的,整封信他没说一个“爱”字,可是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炽热的爱,和深埋心中的激情。他不说,只因为他觉得配不上她。

因为他的自卑,因为自己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个“爱”字……

她的思想,开始疯狂地飞转着。她站起来,又坐下。

“我要给他回信,我要告诉他学历的差距不是爱情的障碍,而且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再升造;我要告诉他,我不愿意只做他生命中的女神,我只想做个平凡的女子,拥有平凡但真实的爱情;我要告诉他,我是多么羡慕乡村的简朴生活,没有压力,没有束缚,可以在淳朴的田园风光里,一次次地洗礼我们的性情;我要告诉他,我会用爱的力量令他振作,让他了解电脑,了解网络,了解许多许多,让他的生活——不,我们的生活与时代同步;我要告诉他,不要再打麻将消磨时光了,闲时多学习,多想我,多想想我们的将来;我要告诉他,我可以放弃读研究生,我可以回去工作,做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我还要告诉他,我要跟他建立一个家,在城市或者在乡下,我们将生活在朋友和亲人的圈子里,幸福快乐,简朴而充实。……

白君如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趴在床头,开始给张帆回信。

写完,封好,贴上邮票。

然后咚咚跑下楼梯,去邮电所。

她刚刚走到传达室门口,正好碰上王震来找自己。

王震一脸灿烂的笑容, “哈哈,真是心有灵犀,我还没传呼,你就下来了!”白君如仿佛被人从梦中叫醒一样,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王震的男孩,这个在别人眼中的自己的男友,他还被爱情的迷雾罩在鼓里……

想到这,白君如的脸刹那间红了起来,什么都说不出。

王震看见了她手中的信,笑道:“寄信?”

她只是机械地点点头。

“我陪你去!”

……”她不置可否。

 “写给谁的?华珊?”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

王震笑道:“怎么了?这么神不守舍?给我看看!”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抓住她持信的右手。她忙传到左手,他的左手也握上来。 “看你往哪儿藏?!”

她急了,红着脸道:“你怎么这样?和你爸一个德行!”

王震愕然地停住,反问一句:“我爸?”

她挣脱他的双手,声色俱厉地道:“是你爸!不找零,还强行多收,小市民!你也是,连人家的信也要看!”

王震愣在那儿,涨红了脸,“你说什么?干嘛诋毁我爸?你又没见过他!”

“他是不是左边眉稍有一颗黑痣?今年开学来,坐的就是你爸的车。他还宰我!那天听你说,我才知道!”

他们在宿舍楼附近。虽然是中午,还是有几个老师、学生来来去去。怕被更多人看见,听见,白君如斜了一眼呆在那儿的王震,转身走开。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