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原创] 分手情人节(06)  

2007-01-16 14:22:44|  分类: 《欲望的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正月十四,月色明朗的校园。

从北门往研究生宿舍楼的路上,邮电所是必经之地。看到路边那只一米多高的邮筒,白君如的心里忽然闪过一线火花。

“怎么可能呢?”她几乎是自言自语。

“什么?”王震根本不知道她在指什么。白君如却不再说话。

走走停停,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左拐,上了操场东面留学生楼旁的林荫道。

转过人工的姊妹湖——准确的说应该叫池塘,看到水面上整片整片的荷叶,偶尔出挑的荷花,顶着水珠,在月光下显得宁静而别致。南面的湖心,用木头搭建的小屋外,两只天鹅静静地依偎在一处。

这样的夜晚,该是很美。很容易让人想起朱自清笔底的《荷塘月色》。

绕过校园的代表建筑——那栋二分之一版的“莫斯科大学”主楼,就能隐约看见,藏在树梢之后的研究生楼深红色的外墙。白君如现在的宿舍,就在研究生宿舍楼南边的那栋楼内。

 “……华珊,她们开学了没?” 还是王震吞吞吐吐地先开口了。

 “恩。开学了。”

“哦,她好么?”

“好啊,准备今年结婚呢!”

“真的?呵呵。”

白君如奇怪地看他一眼, “怎么,笑也不会了?”

两人停在宿舍楼前的羽毛球场上,白君如想,终于可以逃过这一关了。

可王震却突然地抓紧她的手,说:“明天是元宵节,中国的情人节。”

“情人?听着怪别扭的。你不说我都忘了,去年情人节的时候,人家宁宁、小安在家里,居然都收到了邮政鲜花!”

王震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我忘了…..明天补你双份的,好不好?”

“得了,今年我是不指望你的花了。”

“也许,明年的情人节,我可以在美国给你买花。”

“不要跟我说美国,我觉得离自己很遥远。”

“说近一点的。明天到我家过元宵,怎么样?我爸妈想见你。”

 “什么?干嘛要见我?见我干什么?!你给你老爸老妈说什么了?是你自己的主意?”白君如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自己都觉得刺耳。她甩脱了他的手,恨恨地哼了一声。

王震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只是瞬间,她也觉得自己好像过分了点。她弄不清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发火。

一时,两人沉默。

最后还是白君如打破了静寂的尴尬局面,叹口气道:“我累了,明天可能有老乡聚会。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这么做,我不喜欢,我真的不喜欢。”

“你也真够神经的!那么大声干吗?”王震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僵硬的表情多少还是有了点缓和。

“你才神经呢!”

白君如忽然又来了火气,一人大步地走回宿舍楼里。

 

以后的几天,白君如一直拒绝见王震。在他第三次传呼的时候,白君如和几个伙伴正在宿舍里玩“强手”。电话是小安接的。她捂上话筒,谨慎地问白君如“见不见?”

 “就说我不在。”

小安咳了一声:“喂,她不在!”

挂了。

白君如忍不住又跑到窗边,往下看,见王震一个人没精打彩地,正准备往实验楼那边走,不禁又有些不忍。

发了会儿呆,那边又叫唤着该她掷了。

阳历三月快过去的时候,白君如收到两封王震的信。天天在同一个校园,竟然不得不采取这样的联络方式。

她觉得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晚上见面。好一阵子,彼此都没有说话。直到在湖边的小亭阁里坐下来的时候,王震终于冒出三个字:“你变了。”

“是人变了,还是心变了?”

“你自己知道。可是,我并没见你和别的男孩子一起”

“你的申请怎么样了?”

“你真的还在乎?麻省大学答应给奖学金,应该没问题了。”说完这句,他猝然地感到心痛。

“告诉我为什么,好吗?”

“我只是怕,王震。怕我们的爱不是真的,无法持久和永恒。怕我们最终要分手,所以,我想试着离开你。”

王震抓紧她的手,低声道:“小傻瓜!……”

片刻。

又说:“为你,我这些天干什么都没劲,昨天还和父亲吵了。他那么大年纪了,为我出国还要去开出租车。一天到晚,多辛苦,我还和他吵了!”

白君如有些惊讶,说:“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才办了早退下来,和我大舅一个白班,一个晚班。寒假,我还押过两回车,真够累人的!”

和好的第二天,考研成绩下来了。白君如居然考得第二名。

晚上,和王震去龙河路上一家金寨土菜馆吃饭。

她的心情矛盾极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明确地告诉他那一切。恍惚之间,她觉得自己很可怕,也很可恶。负疚感像黑夜里的潮汐,一阵一阵地袭上心头。难道自己是在玩游戏?那个曾经 “美丽和善良的女孩”到哪里去了?哦,她没有走远,她就躲在周围的角落里,而且不时地站出来,冷冷地讥笑自己。

这天中午,从实验室回来,白君如居然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华珊,另一封是张帆的。她好不容易平静了心跳,找来剪刀。

她决定先看华珊的信。

她怕自己无法承受张帆的信,这份信给自己带来的激动。这种悲喜不明的令人失措的情感。

她将华珊的信匆匆看了一遍。瞄一眼另一个信封上那两行流畅的字体,仍然有些怕。

于是,她又摊开华珊的信,细细重读。

华珊在信里说了点寒假的事后,告诉白君如,南京的一家冰箱厂有了回函,问白君如收到没有。然后便是有关感情方面的事情:

“……虽然决定和陈卫毕业后就结婚,可是心理上仍然是缺乏准备。父母也劝我慎重考虑,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和陈卫的关系已经到了不得不结婚的程度。刚来校,我们两人就吵了一架;你猜他说什么?说我是学医的女人,对那些事看得很清楚了,缺乏神秘感。我差点气疯了,问他,你早干什么去了?你学的是眼科,为何不看清楚些?”

“吵归吵,生活和所谓的爱情还要继续。我现在最怕的是,我们的激情正在慢慢消退,随之而去的必将是青春和爱情。当然他向我保证,仍然爱我,问他爱到什么程度,他说和我爱他的程度一样深!真够吓人的!总的来说,我觉得同学之间的爱情一般只是建立在同甘的基础上,没有共苦的机会和体验,比较脆弱,容易破裂。”

“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两个人都被彼此套住了。不过,我希望你和我不一样,希望你能更慎重一些。单身的自由一旦失去,就不可能再圆满如初地回来。婚姻将意味着责任,所以,一定要和那个爱你的人结婚。……”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