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原创] 分手情人节(05)  

2007-01-15 16:42:18|  分类: 《欲望的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花花绿绿的广告牌和五颜六色的人群,为城市增添了几分亮丽。但白君如一下车,却发现天色阴阴的。

才半天时间,家乡的那份蓝天丽日仿佛已经很遥远了。

叫了一辆的士,放好包,只说了声:“安大北门”,然后她就再也不想说话。

司机约摸五十出头的样子。

收音机里,《玫瑰空间》的女主持人简韵,甜甜地读完各种祝福,又播放一首歌。这有点像做菜的厨师,先是油盐姜醋的佐料,然后哗的一声倒了一盘菜下锅。  白君如皱皱眉,司机居然从镜子里看见了,问:“不喜欢听歌?”

她懒懒地说:“不好听。”

司机关了收音机,开始唠叨起来:“我儿子也是,只喜欢听些外国歌曲,什么摇滚,什么轻金属重金属……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赶上好时光了,我们那时候连在国内读书都读不好。嘿,现在儿子要去美国读博士,要好多钱哦!我们那点工资哪够?厂子效益又不好,一直说要裁人,我就办了提前退休,和孩子大舅合伙贷款买了这辆夏利。他儿子马上考大学了,也要好多钱。乖乖,现在的学,穷人上不起噢。……”。

没完没了的,白君如只心不在焉地应着。

司机拐了一个弯,问:“走一环吧?”

“随便。”

到学校的时候,她看了一下计价器,十块五毛。诧异怎么比平常多了些,也懒得说什么。她取出钱包,正好有一张五毛的,便和一张十元的一起递给司机。司机笑笑说:“同学,十一块哦!”

白君如莫名惊诧,盯着司机看了一会儿,几乎要和他争辩起来,可话到喉咙口,又想,为这五毛钱何必如此?便找了一张一元的给他。

下车关门,平常总不忘的“谢谢”也懒得说了。走到校园门口,忽然回味起司机的笑容,觉得在哪里见过,却一时又想不起来。想来想去,记忆里倒只剩下司机左眉稍的黑痣了。

校园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同宿舍的两个女孩也都回来了。

互相讲些寒假的见闻。白君如忽然觉得,小安的眼睛有些不同。仔细偷看了一下,原来割成双眼皮了,怪不得那副又得意又隐秘的神情。

吃饭洗澡,晚上去实验室上网看信。正准备退出的时候,她却收到一个传声筒,竟是王震发的。

说“我到你们系办公楼下等你!”

白君如知道自己已无法躲避,只好关了电脑,走出大门。远远的,她看见王震坐在左侧过道的台阶上。看见自己,他竟孩子般幸福地笑了起来。

“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车站接你?”

“没带什么东西,自己行。”

在远离灯光和人影的地方,王震长长的双臂从她的肩上拢下来,她的耳畔就传来他重重的呼吸。

“想我没?”

……”白君如本来想说那个字,却忽然觉得难于启齿。

她感觉到他的唇正向自己逼近。

在最后的瞬间,她还是转开身,回避了。

王震诧异地问:“怎么了?”

“我得了肝炎。”

“我不怕。”他楞了一下,突然笑起来:“人家爱屋及乌,我就爱美人及肝炎呗!”

“贫嘴!”

王震还想凑过来纠缠,白君如抬腿就走。

“你到底怎么了?”

“我心情不好。”她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

此时此刻,不知怎的,白君如的心中被突涌的悲伤打击得无法言语。

连续几天,在去实验室作论文的路上,去图书馆查资料的途中,或是坐在桌前发呆的瞬间,她总会沉浸在遥远又悲伤的回忆和幻觉里。她无法面对王震,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只能选择回避,无奈的回避。

这天晚上,她趴在宿舍的床上,开始给张帆写信,一口气写满八页。

“我是真的在爱了吗?”将信寄走以后,她不时地这样问自己。

和王震恋爱了两年,从开始到发展,一直都是王震主动,自己只是习惯了他的呵护和纵容,习惯了他的欣赏。从内心来说,也许自己更多时候,只把他当作一个大哥?两年来,与他仅仅止乎礼节性的轻吻,似乎从来没有点燃过激情。

可是对张帆,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只想付出,不管后果,就像一只飞蛾,只想全身心扑进火里,即使毁灭,也会感到幸福和温暖。

哪一种才是真的爱呢?她似乎无法明白。

事实只是,她不停地想着张帆,想着他优雅而英俊的面容,想着他的眼睛,和他那悠长缠绵的热吻。她不再生活在校园,而是一直纠缠在那些遥远的回忆里,遥远的点点滴滴,她都无法忘却,格外珍惜。

她发疯似地等他的信。她坚信张帆一定会给自己回信。 她甚至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爱得比这更完美了。

可是,张帆,这个她命中注定会出现的男人,好像正再一次地从她绵弱的生命中剥离。

半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收到张帆的只言片语。

白君如想再写一封信,她想,自己的第一封信,肯定是丢了,这在乡村里是常有的事。

可刚刚写了几行,却又想,如果他是在回避,或者以沉默的方式在拒绝呢?虽然自己爱他,但是不会乞求他的爱。爱是不可以乞求的。

“可是他怎么会不爱我呢?他的眼睛不可能欺骗我。几年不见,他难道变成了一个惯于逢场作戏的老手?”

“即便如此,他至少也曾经爱过我吧。”

“即便如此,我依然不会放弃!”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