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义安的博客

借着黑,収埋光

 
 
 

日志

 
 

【原创】猎人  

2005-12-01 16:00:38|  分类: 《欲望的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砰!”
      枪声沉闷地响了。

 
      老猎人不紧不慢地提起枪,绕过树林,踏着积雪走过来。这是倒在他枪口下的第几匹狼?已经记不太清了。他摸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在枪托上刻下一道小小的口子,然后弯下腰,将狼翻了个身。这是匹年轻的母狼,腹部凸起,可能肚里正怀着小东西,。狼倒在雪地里,两眼忧伤地映进天空的影子。它的耳孔、鼻孔里正汩汩地流着血,血渗入雪地,殷红殷红,象盛开的花。不知怎的,老猎人轻叹了一口气,把脸别过去,。树林那边,一轮朔大的夕阳正擦着树梢要落下去。他的心底油然浮出一层凄凉。这个冬季,他觉得有些特别,好象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每次,当他用手触摸猎物那那热乎乎的尸体时,他总会有点茫然,他甚至暗下决心以后再也不干了......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杀死它们,它们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每次与现在的感觉又都不太一样,究竟有什么不同,他一时也说不出来。可是每天早上醒来,当他第一眼瞅到靠在墙壁的猎枪,“这是一把多好的枪啊!”他就忍不住,于是第二天他照例背起这把被磨得光亮的枪,在树林里转悠。

 
       他现在蹲在这里发愣,风在雪后的林梢打着唿哨,积在树顶的雪被一阵阵吹落下来,扑籁籁直响。这时,便有三两只斑鸪惊飞而去。老猎手感到有点冷,他紧了紧沾满碎雪的棉袄,将衣领竖起来。他再去摸那具倒在地上的尸体,尸体已经僵硬了,渐渐地没了热气。他解下腰际的绳子,拴住狼的后腿,站起身,开始拖着它往回走。走得很慢。路旁的荆棘不时地勾住他的裤管,发出撕破的声音。他有点累了,索性将狼背到肩上。这样又走了半个时辰,他的身上竟出了一层薄汗。

 
      离庄子很远。这条路,他跌打滚爬了几十年,比对自己掌间的纹路还要熟悉。甭说白天,就是漆黑的夜晚闭上双眼,他也能摸回家去。但此刻,他却感到很疲倦,这条路也显得陌生而漫长了。“毕竟老了,不如当年了。”他想着,有点凄哀。 


      
远处的山谷里传来狼的嗥叫声,一声高亢,一声低沉,像是彼此呼应。这声音可能让一般的路人听起来毛骨悚然,对于他,却是一种别致的乐声。他静静地停顿了两秒钟,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枪。枪沉甸甸地,同样是一杆枪,当年抓在手上时却像木棒般的轻巧,那时,他好年轻,好健壮,好敏捷。他挑二百多斤重的担子,上山下山风一般轻快。那时,他还有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这女人也不知用什么办法摆脱了许多男人的纠缠,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热烈地投进他的怀抱。每逢夜里,他把女人温软丰满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激动得不能自主。虽然穷,但他俩如胶似漆地互相爱着,倒也十分幸福。一年之后,女人要生孩子。也是一个雪后初晴的日子,他抓起猎枪上山了,决心要打几只野兔来给女人补补虚弱的身子。他记得那天他一共打了五只兔子和一匹狼——那是他打死的第一匹狼,一匹皮毛油亮的美丽的公狼。他用绳子把它们捆在一起,扛在肩上,直到天黑才摸回村庄。屋内静悄悄地。女人没有像往常那样亲热地迎出来,用手来轻轻抚他的挂伤和抓伤。他唤了声,没人回应。推开门,猛然间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他抖抖地点上灯,照见倒在床前地上的女人,女人身子底下一片乌黑的血……女人死后,他再没有娶别的女人。每天每天,他照例上山下山;闲着的时候,坐在门前的空地上,怀抱猎枪,呆呆地出神。他回想女人在世的那段黄金时光,眼便潮湿了。他好懊悔呀!如果那天他守在家里,她怎会丢下自己独自去了呢?…… 


       老猎人走得很累了,便择路边的一块青石坐下来。青石上布有一层薄薄的积雪,坐上去,屁股凉冰冰的,但很舒服。他点燃一袋旱烟,缓缓地抽起来。烟雾在眼前袅袅升腾。远处又一次传来狼的嗥叫,高一声,低一声,很和谐。老猎人的心不禁抖了一下。他竭力想分辨声音的方位,但这回他听不出,他的耳畔一直响着呼呼的风声。他老了,他累了,雪明亮的反光刺得他两眼发花,头也跟着一阵昏眩。他闭上双眼想:“如果现在在家里多好!虽然那个家除了一口锅灶,一张旧床之外,只剩墙上那些风干枯萎的兽皮。但只要是家,毕竟可以安安稳稳地歇歇,可以一个人沾上几口烧酒,然后倒上床,美美地睡一觉……”


       睡意袭来,老猎人估摸天黑还早,决定先小憩一会而后再走。他将母狼的尸体搬到石块后面,头枕着枪,迷迷糊糊地睡了。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山下的村庄掌上灯火。也不知过了多久,老猎人忽然看见自己的眼前晃动着许多幽蓝的灯火。他想坐起,但来不及了。多少年没有出现的狼群在这雪后的夜晚紧紧地围住了他,他悄悄地摸头下的猎枪,但这时他才想起自己犯了一个几十年来不曾犯过的错误——他的枪膛是空的!他的心底闪过一丝惊慌。他想呼救,但这里离村庄是那么遥远,远得无法到达……


       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女人,那个年轻温柔的女人啊!女人微笑着向他走来,她还是那么美丽,可爱,眼底藏着无限的眷恋和脉脉深情……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